当顺丰机场落户鄂州谁是中国版孟菲斯、小石城

2018-12-26 10:24栏目:物流管理

  引子:4月22日,湖北鄂州市政府公布了交通运输部中国民用航空局正式批复《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机场场址的请示》,同意将鄂州燕矶场址作为推荐场址。这意味着王卫离他的联邦快递之梦又近了一步,围绕鄂州打造全货运机场构建自己全球货运枢纽的企图心“昭然若揭”(中国有全球视野的野心的企业家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1、有同学问我,郑州航空港是中国首个国家级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而且区位优势如此明显,为什么顺丰偏偏选择鄂州而不是公、铁、空都发达的郑州呢?

  顺丰不可能无视郑州绝对的区位优势,但是转而选择鄂州肯定有它的权衡。我选择给他们讲两个美国物流巨头的故事。首先介绍联邦快递公司(FedExCorporation),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的国际性快递公司,业务涵盖隔夜快递、地面快递、重型货物运输、文件复印和物流服务。2015年营业收入455.67亿美元,利润达20.97亿美元,位列财富世界500强238位。截止2015年5月,联邦快递的货机机队达647架,此外还有103架储备订单。

  联邦快递总部虽在孟菲斯,但是它起步的地方却在阿肯色州的小石城。曾在美国海军服役的W.史密斯(FrederickW.Smith)在1971年6月18日正式创办了联邦快递,下图就是意气风发的创始人和他的第一架飞机。飞机是二手的,从当时如日中天的泛美航空公司购入。

  史密斯不仅仅创造了一家企业,更是开创了一个行业。联邦快递的业务遵循他在大学时的毕业论文,他认为由当时的航空公司制定线路本质是偶然和随意的,只要飞机的作用是用来运送乘客,它永远不会像中心辐射模型那样具备运送失效较高的货品。联邦快递率先为全美提供隔夜到达的门到门快递服务,并提出“及时性、准确性和可信赖性”三大准则。在史密斯最初的构想中,他打算和联邦储备局合作,为之提供快递票据业务。

  天有不测风云,史密斯没有等到联邦储备局的合同,而是拒绝。根本原因是位于堪萨斯城的联邦储备局和其分局商量后发现,史密斯的业务挡了太多既得利益集团的财路,有很多人就是依靠这个臃肿而低效的系统生存。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联邦储备局在数年后还是改革了,参众两院的议员大加贬斥其效率低下的工作体系,国会还特意为此成立法案《交互区域系统》(ITS)。联邦储备局开始按照联邦快递的模式建造自己的处理中心,分别在芝加哥、克利夫兰、纽约、亚特兰大和达拉斯设置了区域处理中心,当局专门购买了47架专用飞机从事这些票据的运输任务。

  错失联邦储备局的订单仅仅是史密斯遭遇的开门第一件“官僚”闭门羹,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下定决心从区位优势更占优的小石城搬迁到还是“农业大省”的孟菲斯。按照航空运输的特点,以机场为圆心,通过中转中心辐射航线网络才能建立起有竞争力的货运航线体系。从地图上看,我们不难发现小石城比孟菲斯更靠近美国地理中心,但先天的区位优势线、先天的区位优势真的是绝对优势吗?

  联邦快递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被称为中枢(Hub)的中转中心,史密斯在创办企业之处就和小石城的航管部门进行协商,要求在当地建设中转中心。小石城相关部门考虑联邦快递还是创业型企业,认为这条小鱼根本翻不起什么大浪。缺乏航空远见的政府决策者否决了联邦快递的建议,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备受轻视的史密斯倔强的决定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航空大都市》的作者约翰卡萨达教授称,这是小石城犯下的最严重的经济错误之一。

  此时附近的孟菲斯航管部门伸来了橄榄枝,他们欣然将当地废弃的空军国防飞机修理厂“送”给联邦快递使用,当地政府的态度和大为减少的基础设施投资让史密斯当即决定搬家。货运飞机使用的几乎都是夜间航线,基本不影响当地的空域使用,还增加了当地的就业机会和税收,一箭多雕的双赢合作让双方一拍即合。

  在联邦快递以航空运输模式颠覆快递业之前,美国大陆上有一个“棕色巨人”UPS。UPS早已在陆地上建立了完善的中心辐射系统,它起初并未看到大举进军航空业的必要性,但是随着1981年联邦快递推出了隔夜快递业务,倒逼UPS不得不调整公司的战略目标。联邦快递高效的服务给律师事务所、金融企业、投资银行等高净值客户带来的很好地满意度,虽然UPS提供的两日内到达的快递业务比联邦快递的隔夜达业务价格低70%,客户还是对联邦快递趋之若鹜。UPS如果再不做调整,淘汰他们的将是他们自己。

  UPS总部所在地路易斯维尔的基础设施根本满足不了他们在航空货运方面的需求。1987年,UPS的一个高管联系杰里艾布拉姆森(时任路易斯维尔市长)。杰里称:UPS说他们要离开。但是并没有告诉我他们要去哪?也没有说为什么要离开,最后说,他们下周就要发布这一消息(搬家)。这通电话让堂堂市长大人在办公室大哭一场,杰里认为,他们发誓这一切和政府的工作(质量)没有关系。但是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路易斯维尔糟糕的机场设施,建于二战时期的交叉跑道无法满足类似波音747货机的起降。

  痛定思痛后的路易斯维尔当局决定全面拥抱UPS,一年后的6月22日,当局宣布了一项耗资7亿美元的扩建计划,在现有的机场之上重新打造“平行-交叉跑道”以满足UPS未来起降需求。政府官员也开足马力,在第二天便宣布了机场改造项目细则,征用了分布在6个社区的3760个房屋,从原有的地图上能看到,新的区域几乎将整个居民区完全清空。当然,搬迁的企业和居民也获得了政府4亿美元的补贴。

  UPS投桃报李,当即在路易斯维尔设立航空中转站。UPS在1999年开始了公司史上最大的一笔投资,建设UPS世界港(UPSWorldport),并在2006年开始二期扩建工程。UPS世界港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物流总转中心,营运面积近40万平方米,拥有44个近机位。世界港内部更是别有洞天,仅营业场地内的传送带就有1.9万个,总长达150公里,货物每秒移动5米以上。

  UPS世界港的核心建筑是4层楼高的处理中心,内建有多条数公里长的传送带,处理中心连接有44个货运站的3大货机收发侧翼,每4小时轮转一次,能提供多达100架货机的装卸工作。工厂更是拥有规模惊人的作业量,世界港每天处理超过1百万件货物,最高纪录是在24小时内处理250万件货物。更为惊人的是,UPS不仅拥有自己的铁路系统,还有专门的气象研究中心,这一切都是为了保障UPS系统更为高效和便捷。

  航空物流发展的核心和未来在中转中心(Hub)。联邦快递中国区总裁陈嘉良介绍孟菲斯转运中心时曾说,联邦快递位于孟菲斯国际机场的超级运转中心向全球220个国际和地区提供服务。由于联邦快递将近94%的货物都要在这一机场进行处理,因此从1992年以来,孟菲斯国际机场一直是全球最繁忙的货运机场。联邦快递不仅为当地带去了丰厚的税收,还提供了1/4的就业机会。

  联邦快递同样没有轻视东方市场,以整个亚太区域考虑将区域转运中心放在了广州,相关研究机构报告,到2020年广州转运中心将为华南地区带来740亿美元产值和61万个就业岗位。白云机场联邦快递亚太中转中心项目,为广州市政府、广东省机场集团和美国联邦快递公司共建的全球顶级物流枢纽项目,从项目接洽到落地实施,联邦快递和广州方面经历多达23轮谈判。联邦快递在亚太的工作重心也逐渐从菲律宾的苏比克湾转移至广州白云,虽然该项目在短期内对利润贡献不大,但是长期来看会带来巨大的产值和就业机会。正是由于联邦快递亚太中心对广州地区经济和就业的巨大促进作用,广州市政府和广东省机场集团同样予联邦快递诱人的优惠服务(起降费和安检费用)。

  埃森哲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副主席吴琪称,我们的机场产业规划要和地方的产业及城市发展规格有机的成为整体,发展才有希望。

  2013年3月7日,国务院正式批复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发展规划,这标志着郑州航空港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航空港该如何发展才能辜负国家之厚望?我们从2012年到2015年郑州机场货运增量和运量上不难看出,郑州机场已从40%~60%的超常规增速下降至8.9%的新常态增速,虽然站上了40万吨货运量的新台阶,但是如何在10年间实现300万吨的8倍增长?

  请外来和尚来念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河南航投重金入股卢森堡货航(欧洲最大的货运航空公司),打造“卢森堡-郑州”双枢纽。2015年卢货航一家在郑州的货运量便突破了5万吨,但35%的股权份额和卢货航本身体量就不大(共21架)都成为未来发展的瓶颈。郑州航空港“航空大都市”之梦还需练好内功,河南航投和卢森堡货航合资成立合资货航公司和设立飞机维修公司成为可持续发展的重中之重。

  如果顺丰自诩是联邦快递的话,郑州航空港无论如何不应该丢掉中国版的UPS!如何在有限的时间窗口内吸引(成立)围绕郑州的航空货运公司,郑州航空港的300万吨之梦离不开超级中转中心的支撑。

  位于中国之中的郑州,2.5小时的航程涵盖了全国绝大部分面积和人口。郑州虽然错失顺丰,但是如果及时调整战略,以航空思维通盘考虑全局,以处理双汇“瘦肉精”风波的经历对待航企,以引进“富士康”的魄力和效率大力发展属于自己的多式联运超级运转中心,将机场的战略规划和地方的产业及城市发展有机融合发展,是郑州航空港取得突破性发展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