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欧洲中世纪以来军事历史资料

2019-02-03 15:38栏目:战役

  想找一份从中世纪开始欧洲的军事技术和战术发展的资料 偏向冷兵器一点 最好是能推荐本书之类的 有好的再追加20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想找一份从中世纪开始欧洲的军事技术和战术发展的资料 偏向冷兵器一点的 最好是能推荐本书之类的

  想找一份从中世纪开始欧洲的军事技术和战术发展的资料 偏向冷兵器一点 最好是能推荐本书之类的 有好的再追加20分

  展开全部[转帖]欧洲中世纪军事概况1、中世纪欧洲兵役制度与军事编制 3uPK$

  欧洲各国在中世纪早期,大多沿袭公民兵制。公民兵制是建立在农村公社基础上的兵役制度。按照惯例,村社内的土地属于大家所有,每个村社成员可世袭使用土地,但必须同时服兵役,遇到战斗时,则需要随部落酋长出征。其后,村社土地制度逐渐解体,公民兵制仍保存下来。比如,法兰克王国曾规定,身体健康者必须服兵役,每户应出1人,自备干粮和武器。随着封建化程度的日益加深,自由民大多数破产沦为农奴。有的虽然仍保持自由民身份,在天灾和瘟疫的袭击下,生活艰难家徒四壁,也无力自备干粮和武器,担负繁重的作战任务。面对村社土地制度解体所带来的兵源枯竭现象,欧洲各国君主和大臣们不得不尽快寻求新的征兵办法,这就是在欧洲盛行一时的骑士制度。 骑士制度是与公民兵制既有联系又有很大差别的一种特殊兵役制度。它以采邑分封制为经济基础,以受封的大贵族和中小贵族为征集对象,以骑兵为主要服役兵种,以封主与受封者的依附关系为维系纽带。它最早创立于8世纪前期法兰克王国宫相查理马特之手。按照他及后来欧洲各国政府颁布的法令,国家可把土地分成若干块,封给受封者,后者必须随时应召服骑兵兵役;必须按时到达指定地域,不得临阵脱逃;必须携带自备武器装备及其他物品服役。如果受封者违背上述要求,就要受到惩罚,包括罚款、收回采邑土地、没收财产、判处死刑,等等。骑士制度的实行为国家提供了一部分稳定的兵源,也因此把相当一批无力服骑兵兵役的农民排斥在军队之外。欧洲各国的一些城市为了弥补军队数量的不足,开始用金钱召募一些无地骑士。但雇佣兵成为国家主要的军事力量,则是15 世纪以后的事情。中世纪欧洲各国军队的编制还基本上没有摆脱氏族社会的领夫制。它们通常按10 进位的原则,编为十人队、百人队、千人队等战术单位。在西欧一些实行骑士制度的国家中,最基本的战术单位是小队,由骑士和跟随的佩剑侍卫、骑步兵弓箭手和长矛兵等组成,每25 —80 个小队组成一个旅,若干个旅组成一个骑士军。 _ n3

  欧洲中世纪前期和中期,各国武器装备仍停留在冷兵器阶段。与古代相比,他们所使用的较新式的兵器有十字弓、长弓和戟。十字弓在公元前的中国和公元初年的罗马帝国军队中就曾使用过。 11 世纪初,它在欧洲重新流行起来。十字弓因有一个较小但十分坚固、弹性大的弓架,它与箭杆在顶端交叉成十字形状而得名。它通常以木材、角材或复合材料制成。弓架上有一槽口,用来卡夹弓弦,并安有扳机装置,以便瞄准后发射箭簇。与普通弓箭相比。它具有发射初速快、射程远、穿透力强等特点。由于张开十字弓比较费力,人们通常采用用脚蹶张,用曲柄卷绕机拉张等办法。它所使用的箭有两种,一种是叶状箭簇的短杆箭,主要用来杀伤人和马的无遮护部位;另一种是方簇箭,主要用来穿透铠甲。 长弓是13 世纪在英国发展起来的一种投射兵器。它通常用榆木、榛木、罗勒木和紫衫木制成;弓身中间用手握住的地方较宽,向两端部分逐渐变细;弓架前端为圆形,后面是平的。长弓的射程最远可达400 码,为十字弓的两倍,射速也要快得多,而且更加轻便,适于散兵射击和齐射。所以它出现以后,很快便取代了十字弓在战场上的主宰地位。戟就是在长矛头上加上一柄战斧而形成的一种新兵器,除了固有的刺杀功能外,它还可以用来劈砍,比较适宜步兵使用。 此外,欧洲士兵的盔甲也有所改进。为了增强锁子甲的防护能力,在锁子甲内又加了一层结实的皮衣或毡衣,并设计了锁子甲连指手套和五指分开的铠甲手套。为了减轻甲衣重量,将锁子甲衣改短,原先拖长的下摆改成铠甲马裤。13 世纪末,更试图用金属片铠甲部分代替沉重的锁子甲。为了避免敌人从正面刺砍,减少头盔打烂后嵌入脸部的可能性,还发明了一种与头形结合得更好,正面向前突出的头盔。在穿戴上述盔甲之后,欧洲士兵们可以浑身中箭而安然无恙。其沉重的负担也极大地限制了他们的机动能力,即使是骑乘健壮的马匹,也只能用小跑和慢跑进行冲锋。欧洲中世纪海军装备仍停留在单层甲板木船时代,比起拜占庭和阿拉伯海军来要落后。例如7 世纪威尼斯的大桡战船长60 米,宽7.5 米,每舷各有26 ~32 把桨,每桨配置4 ~6 名桨手。同时在船上还竖有1 —3根桅杆,有风时可挂帆行驶,无风时桨划速度为7 节。船上的作战武器主要有船首金属撞角、弹射机、弩等。 ZS?4lXF

  欧洲中世纪的军事战略以拜占庭帝国所奉行的最具有典型性。他们强调战争中的精神因素。例如,拜占庭名将贝利撒留认为:“在战争中决定胜负的不是数量,而是精神上的勇气。”在中世纪社会里,激励勇气的最主要办法莫过于使战争带上宗教的色彩,将人们的宗教献身精神转化为战场奋斗精神。同时也依靠金钱财物的困惑,用犒赏士兵,分发战利品的手段来刺激人们的战斗热情。 如果说拜占庭帝国的建军思想与其兵役制度相适应的话,在西欧骑士制度上产生的建军思想则具有不同的特点。西欧封建主的军队通常不是常备军,无法进行经常性的系统训练,其编制也受到封建主财力大小的影响,不能强求一律。这样,中世纪西欧各国将主要精力放在如何保障兵员按时应召集结,如何制止其临阵脱逃上面。当时各国都颁布了关于服兵役的法令,对拒不应召者、临阵脱逃者都有严厉的处罚。有的法令还规定了应征者必须自备甲胄、3个月的粮食和半年的衣服、长矛、盾牌、弓箭等十分详细的内容。这些规定基本上保证了士兵可以不赤手空拳走上战场。 为了维护帝国广阔的疆土,拜占庭统治者长期实行防御战略。他们将全国划分为若干军区,每个军区又都修筑了数道坚固要塞、良好的军用道路和烽火报警系统。对敌国的入侵,由各军区指挥官组织防御,必要时从其他军区抽调兵力增援,以便集中兵力于主要方向,奋力将入侵者压迫至自己设防坚固的山口或河流渡口,运用优势兵力向心攻击,将敌人彻底击溃。拜占庭在查士丁尼时代奉行过积极扩张的政策,此时通常采取抽调精兵,长驱直入,突然袭击的办法夺取敌国的战略要地和首都,以最小的代价,用最短的时间占领敌国。对敌国主力,则往往使用诱敌深入,断其粮道,包围聚歼的方式,给敌人以毁灭性打击。 巧妙选择战机,是拜占庭战略计划往往奏效的重要因素。拜占庭帝国将帅和军事理论家们十分注意分析自己所面对的敌人的主要特点,认为隆冬时节是进攻斯拉夫沼泽地区居民的最好机会,因为拜占庭军队可以滑冰接近他们的居住地,而斯拉夫人则无法在水中和芦苇荡中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2 月和3 月份匈奴人和塞西亚人的骑兵常会遇到饲草匮乏的困难。秋、冬、春三季,对山区部落的敌人来说,大雪会暴露他们的行踪,植物也掉光了叶子,使他们全无掩蔽之物。寒冷和阴雨的天气是进攻波斯人和阿拉伯人的极好时机。因为此时,他们往往情绪低落,战斗力大为下降。 拜占庭帝国的将帅和军事理论家们还发现,经济、政治和心理的因素也会在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因此他们总是千方百计在敌国或邻国的宫廷里收买、安插自己的间谍,探听其重要情报,以重金贿赂边疆野蛮部落的酋长,不失时机地与邻国结成同盟,以减少国家安全方面的压力。他们甚至经常利用宗教手段来达到军事目的,使国内居民普遍坚持基督教信仰来抵御阿拉伯人的入侵。 具体作战时,拜占庭军队总是喜欢野外进攻。其基本战术队形主要由5部分组成:中央第一横队、中央第二横队、预备队及后卫队、负责近距离包围和掩护侧翼的卫队、负责远距离包围和掩护的部队。作战时,走在最前面的是骑兵,骑兵之后为重步兵。重步兵“排成十六列的纵队,第一列在前进时把防盾连锁起来,以后各列再把防盾顶在头上,好像罗马人的龟形阵一样。在重步兵的后面就是弓弩手。他们的箭要从前列的头上发射过去。一旦当敌人为骑兵的冲锋所突破,扰乱或分散时,重步兵即以纵队实行突击,投掷他们的枪矛,并用剑斧实行肉搏,而由矢箭所构成的弹幕则在他们的头上飞过。所以在他们的战术中,骑兵与步兵,突击和投射之间都有密切的配合”。 拜占庭军队也很重视城寨防御。他们在行军时继承了早期罗马军队的传统,每到达一个新的目地的,都要赶在天黑之前用随身携带的锹镐挖好战壕,筑起栅栏,防止敌人夜间的袭击。拜占庭的城堡多属同心圆式,其中最典型的要属君士坦丁堡。它有多道由巨大石块砌成的围墙环绕,墙体上修建了许多守卫塔。这样,在抵御敌人进攻时,守军可以以守卫塔为支撑点,相互支援,又可以形成较大的防御纵深,长期坚守城垒。君士坦丁堡在抵抗阿拉伯人、十字军的进攻中多次获胜,主要原因即在于其完善的城防体系和有效的城守战法。不过,相比较而言,拜占庭军队更喜爱野战,即使在守城时也总是将城堡作为野外防御战和进攻战的基地,从而使其城垒防御作战具有浓郁的积极防御色彩。 以轻骑兵为主体的阿拉伯军队采用的是远古以来常用的那种轻骑兵战术,即让轻骑兵不顾一切地向前冲锋,反复地袭击敌军,直到在敌人阵线上打开缺口,然后实行各个击破。当他们所面临的是拜占庭等较为强大的军队时,也采用夜战袭扰的方式,疲惫敌人,削弱敌人,然后伺机予以歼灭。有时,他们还采取佯败战法,退却以诱敌深入,然后返身将前来追赶的突出孤立之敌包围消灭。 由各野蛮民族建立起来的西欧各国军事力量崛起之初,战术水平并不高。法兰克人仍像其祖先那样,排成密集的队形等待敌人骑兵冲过来,然后在停下来的骑兵周围或马下挥剑将战马和士兵砍倒。英国的盎格鲁—萨克逊人作战时也只是以大致平行的序列将士兵排起来,然后便是一场混战,直至一方抱头鼠窜为止。随着军事经验的不断积累和向当时战术最先进的拜占庭军队学习的结果,西欧各国军队的战术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出现了栅栏式和楔形两种骑兵战斗队形。 栅拦式战斗队形通常由若干长矛手组组成一个标旗,在封建领主的带领下排成一列横队与敌交战。每个长矛手组包括一名骑士、佩剑待卫、骑兵弓箭手、步兵弓箭手、少年侍卫等。作战时,骑士在最前排,每名骑士之间相隔5 米。后面一排则是佩剑侍卫等侍从。这种横队与敌人一接触,就变成了捉双成对的单骑会战,谈不上什么整体的战术配合。 楔形战斗队形源于希腊罗马时代的楔形阵,在中世纪通常被十字军所采用。作战时,由重甲骑兵组成的突击集团位于最前列。阵线中央为步兵,步兵的两翼和侧后由少数重甲骑兵掩护。作战开始后,由重甲骑兵首先完成分割和打乱敌军队形的任务,继以步兵歼灭敌人。这种战斗队形用来进攻步兵方阵最为有效。欧洲中世纪各国步兵数量不多,步兵战术的发展也受到很大限制,目前所知道的主要有基辅罗斯采用的墙式战斗队形。该队形主要由持矛及大盾牌的步兵组成,纵深约10 —20 列横队,队形密集,可以实施强有力的正面冲击,抗击敌军骑兵的正面冲击。但它也有调动不灵,翼侧和后方易受袭击的弱点,通常需要骑兵加以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