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守城而杀民为粮张巡如何能够如此丧心病狂?

2019-02-26 10:49栏目:战役

  保境安民,这本来就是地方大员的职责。敌兵来犯,坚守城池也好,放弃城池也罢,都是地方大员的选择。就算坚守城池,到了粮尽之时,要么自杀以全自己名节,要么投降,要么逃跑。这都是很多正常的人的选择!

  但就在唐朝安史之乱张巡在死守睢阳粮尽时,竟然屠杀城中的居民作为军粮,给守城的士卒吃。数量还不少,总共2、3万人。简直是令人发指!

  756年2月,雍丘令令狐潮想要投降安禄山,但有一百多人反对,于是令狐潮就让人绑了。准备杀时,刚好安禄山军攻打过来,于是令狐潮率军出城作战。被令狐潮绑住的一百多人自己解绑,关闭城门拒绝让令狐潮入城。张巡和贾贲趁机率领部下进入雍丘守城。

  在这段历史中存在一个疑点:令狐潮既然有意投降安禄山军,怎么会在安禄山军到的时候出城作战?直接投降不久结了吗?不符合逻辑!由于张巡传是张巡的好友李翰所写的,不排除出于美化而伪造的可能性。

  商丘的张巡祠——还被立祠,中国人线月,安庆绪以尹子奇为河南节度使。尹子奇率领归州、檀州及同罗、奚等13万军攻打睢阳。睢阳城守许远向张巡求救。张巡就从雍丘率领3千人,帮忙守卫睢阳。当时睢阳城守兵有6800人,加上张巡的3千人,合计也不到1万人。

  张巡等和来攻的尹子奇军作战16天,擒获敌方60多将士,杀了敌方2万人。许远于是把管理权让给张巡。

  4月,张巡等10名将军各率领50名骑兵,击杀尹子奇军50多将、5000士卒。

  7月,睢阳粮食告急,不得不用米和茶纸、树皮来做饭吃。同时,经过前几次战斗的消耗,睢阳守兵只有1600人。

  8月,睢阳城守只剩下600人,再加上从尹子奇投降过来的降卒200人,因此只有800人的守兵。

  10月,睢阳城中粮食、树皮都吃光了。有人建议弃城而走。但被张巡以睢阳为江、淮之保障而拒绝,继续等待援军。于是睢阳城内是茶纸吃完,就杀马吃;马吃完了,就捉鸟雀、老鼠;鸟雀、老鼠吃完了,张巡把自己的妾给杀了,拿来给这800守城士卒吃。这个人肉吃完了,就杀睢阳城中的女人;女人杀光了,就杀老人和孩子,最后杀强壮的男人,前后总共杀死、吃掉2、3万人,最终只有400人的守兵。

  当尹子奇攻城时,睢阳城守兵已经饿得打不起来了。最后,张巡和南霁云、雷万春被尹子奇处死,只有许远被送到安庆绪的洛阳。

  《资治通鉴》总结说:“巡初守睢阳时,卒仅万人,城中居人亦且数万,巡一见问姓名,其后无不识者。前后大小战凡四百馀,杀贼卒十二万人。”根据新旧唐书的记载,唐玄宗时期全睢阳郡就有89万人,管辖10个县,睢阳城应该有8、9万人,加上守城士卒约1万人(包含张巡带来的3000人),即睢阳城应该就有10万人。

  11月,唐肃宗要追赠张巡。有御史认为不应该追赠张巡,反而应当问罪张巡——“罪张巡以守睢阳不去,与其食人,曷若全人。”张巡的朋友李翰把为张巡写好的传记上呈给唐肃宗,并以张巡在守睢阳开始并没有杀人为食的计划,杀人为食都是因为周边节度使不支援睢阳所导致为由来平息当时御史的非议。李翰的话,就是那种“他做事的方式虽然不对,但出发点是好的”滥好人论点。

  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杀了2-3万人来吃,这是什么样的残酷!从757年1月睢阳开始被围到10月失陷,睢阳城就没有得到过有效的援助。因此张巡以坚守等待援军为由拒绝弃城而杀人为食,在逻辑上根本不通——这已经是一个偏执狂了,而非正常人。

  再说,这2-3万人在757年1月到9月里也会在不同程度上参与守城,最后居然被杀作为食粮,这本身也是一种无信无义!

  与其食人,曷若全人——当时的唐人都看不下去!这种毫无人性的守城有什么意义呢?大局吗?睢阳最后也失陷了,不见得给安庆绪带来多大的好处,也不见给唐肃宗带来多大的坏处。长安、洛阳都丢了,难道一个小小睢阳能重要得过这两个城?洛阳城还两次丢失,两次收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