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约河之战6万蒙古轻骑对战10万欧洲重甲骑兵结

2019-09-16 23:39栏目:战役

  赛约河之战发生在公元1241年4月,是公元1235年到公元1242年蒙古第二次西征中的一次著名战役,参战双方是由拔都、速不台等指挥的6万蒙古军队,和由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和他的弟弟科罗曼指挥的匈牙利、日耳曼、奥地利三国联军10余万。从1236年蒙古军队在伏尔加河畔集结,到1239年已经占领了斡罗斯,之后一路攻城略地,到1241年四月,已经打到了匈牙利平原。匈牙利国王没有急于出战,而是慢慢聚集他的兵力,想要一举给蒙古西征军以致命打击,于是,一场6万蒙古轻骑对战10万欧洲重甲骑兵的惨烈战争,在多瑙河流域的支流塞约河拉开了帷幕。

  匈牙利的十万重甲骑兵拥有着堡垒一般的防护,从头到脚,甚至连胯下的战马上也包裹着厚厚的板甲,一旦发起冲锋,犹如泰山压顶一般,轻易碾碎一切敢于阻挡的敌人。在近乎完美的防御下,重甲骑兵拥有极强的冲击力,一般的步兵或者骑兵方阵很容易被冲散。而在他们对面的蒙古骑兵,没有他们那种完善的防御,看起来破破烂烂,除了部分人拥有简单的铁甲和鳞叶甲外,大多数都只有一层皮甲内衬,面对敌人的重剑长矛和十字弩,这样的防护显得十分单薄。无论从人数还是装备上来看,这都是一场实力悬殊、毫无悬念的战争,蒙古骑兵能够取得胜利的机会微乎其微,匈牙利的指挥官科罗曼也如此想,于是欧洲重骑率先发动了冲锋。在科罗曼看来,在这样凌厉的攻势之下,没有任何军队可以抵挡,蒙古骑兵的末日就要来临了。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他的重甲骑兵在冲锋中积蓄的力量并没有发挥的空间,犹如一记重拳达到了棉花之上,轻飘飘的什么都没发生。轻便的蒙古骑兵早已迂回到了他们的两侧,利用他们灵活轻便的优势,始终与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用他们最为拿手的骑射本领杀伤敌人。

  重装骑兵的优势就是他们的防御和冲击力,在灵活的轻骑面前,他们的冲击优势荡然无存,而让他们骄傲的防御似乎也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欧骑兵装备了厚重的装甲,但为保证最大限度的灵活和相对广阔的视野,板甲之家和面甲之上都是存在缝隙的,箭矢如果命中此处,可以轻易杀伤他们。如果说,骑士装甲的薄弱环节还不那么容易被箭矢命中的话,那马匹身上的弱点则是致命的。为了均衡防御与速度,战马身上的盔甲一般都是在马的头部、颈部,偶尔会有褡裢防护正面,但侧面和背后的防御则显得单薄许多。战争打响以后,蒙古骑兵充分发挥了他们的速度和骑射的优势,绕到重甲骑兵的侧面和背面,用蒙古重弓射杀对方的马匹。在重装骑兵冲锋的过程中,一旦战马受伤,骑士必然跌落在地,人马倒地以后,就会成为冲锋的障碍,势必会造成更多的骑士跌落,而这些跌落的骑士,一般都难逃被马蹄践踏至死的命运,这也成了欧洲骑兵的主要伤亡来源。在蒙古轻骑的灵活轻巧的打击之下,那些像钢铁堡垒一般矗立的重甲骑士,如鸡蛋脱壳般,一层一层的倒塌,他们的斗志和信念也一点一点的崩溃。

  战争的最后,蒙古出动了他们为数不多重装骑兵,他们装备着来这东方的更加轻便的铁甲,拿着像长柄锤子一样的“骨朵”和弯刀,冲击本以伤亡惨重的敌方军阵,摧毁了他们最后的抵抗意志。像以往一样,蒙古骑兵还是采用了围三缺一的战术,丧失斗志的欧洲联军开始像同一个方向毫无秩序地溃逃,造成了更多的人死于自己的马蹄之下。看似原始粗糙却杀伤力惊人的武器,看似简单却十分有效的战术,来去如风的蒙古骑兵却成了装备精良的重骑兵的噩梦。在蒙古轻骑的反复袭扰和冲锋下,匈牙利乃至整个欧洲最为精锐的十万大军,活下来的不足三万,若非第二年蒙古大汗窝阔台的死讯传至匈牙利,欧洲的梦魇还将继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